• 全国社科联创建新型智库先进单位
  • 陕西(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 陕西省文化产业人才培训基地
  • 陕西省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运营机构
  • 陕西省首批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 陕西高校新型智库(首批)
专家谈丨覃彬:做大文化产业 陕西可以向苏州学些什么
发布时间:2020-01-06 点击: 10 /次

来源:西部网  时间:2020年01月06日

陕西和苏州虽然区位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在发展理念、营商环境也有一定差距,但是陕西和苏州历史文化底蕴都很深厚。长江经济带、长三角区域一体化、“一带一路”在苏州叠加,“一带一路”、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西部大开发在陕西交汇。加之陕西、苏州又都是自贸试验区,文化经济环境的相似性,所以我认为苏州的文化产业发展经验对陕西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作为江苏的一个地级市,今天的苏州正在成为长三角创意设计中心、全国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示范名城、全球传统工艺创新中心。一个人口不过千万的地级市,为何能进入正全国文化产业强市第一方阵呢?

我认为原因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苏州文化产业成功的八个“秘诀”

一是主动融入国家大战略。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蓝绍敏曾有一个比喻说“大树底下种好碧螺春”。为了发展文化产业,苏州党政领导班子亲自带队主动和上海进行工作对接,通过通过签订《长三角文旅消费一体化框架协议》,积极加入长三角红色文化旅游区域联盟等,苏州市牢牢抓住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国家战略政策。

二是通过资金引导撬动社会投入。从2016年起,苏州市每年市级文化产业发展资金都达到1亿元,规模位居江苏全省第一。同时,相继设立文化产业担保基金、投资引导基金、中小企业信贷风险补偿专项资金,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文化产业的投入。比如,苏州市每年都会举办文化消费月等活动,2019年,苏州在文化消费上投入7750万元,撬动社会资金6.65亿元。

三是坚持项目为“王”,加快发展。苏州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得益于苏州市对项目建设的高度重视,同样在文化产业发展上,苏州市也积极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利用优越的区位优势,积极引进优质文化项目落户苏州,从而推动文化产业快速发展。比如,太仓恒大文旅项目、吴江太湖梦幻世界太湖湾等都是百亿级项目。

四是打造特色品牌,塑造形象。苏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苏州的文旅资源非常丰富。近年来,苏州将这些文旅资源整合包装成品牌,并坚持不懈做大做强,“苏州园林”“姑苏城外”“苏工天作”“苏式生活”等一批苏州特色文化品牌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一定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从而为苏州带来直接和长远的经济效益。

五是大力推进“文旅+”。苏州积极推动文旅转型发展,通过“文旅+”实现与相关产业的融合发展。近年来,积极培育出了拙政园沉浸式互动体验、震泽丝绸文化研学之旅、苏州环古城河健身步道等一批文旅新产品、新业态、新载体。

六是加快文旅融合。苏州已经逐步形成了以古城(甪直、周庄、同里、千灯、锦溪、沙溪、黎里、震泽、凤凰)、风情小镇(张家港永联江南田园风情小镇、吴江震泽丝绸文化风情小镇、吴中旺山文旅风情小镇、苏州市周庄水乡风情小镇、吴江旗袍小镇)、博物馆(“百馆”之城)聚落的文旅融合发展格局。

七是深挖传统文化资源,加强开发和转化。近年来,苏州不断加强对园林、刺绣、评弹、桃花坞木刻年画等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开发和转化,创造文化产业的苏州特色。比如,姚建萍刺绣艺术馆,一方面致力于保护传承好苏绣艺术的;另一方面积极探索苏绣艺术的转型升级,将苏绣与腕表、家具、汽车等相结合,在赋予传统艺术时代内涵的同时,也提升了传统艺术的应用价值。

八是创新宣传推广科技手段。苏州开发运营“苏州文化云”和“苏州旅游总入口”、“苏州文化消费大数据”等线上宣传平台,实现“线上+线下”联动营销模式,在便捷消费方式的同时,也有效促进苏州文旅项目、产品走出去。

如何借鉴苏州这些年在文化产业上的发展经验来发展陕西文化产业呢?我建议陕西可以从六个方面着手

一是陕西的文化产业发展要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陕西文化产业要放眼“大西部”,要充分利用陕西处在向西开放的前沿位置,在文化产业上加强与中亚、中东欧国家的合作,充分利用好国家给予陕西的这个最大的政策,要让文化产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发出最强音。

二是在空间布局上,要优先做强西安的文化产业发展。考虑到西安的经济科教人文区位政策优势,率先重点做强西安的文化产业,下好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的“先手棋”。西安的文化产业增加值要对标北、上、广、深,要将西安的文化产业打造成西部区域性文化产业增长极,从而通过西安的文化产业发展的外溢效应带动沿渭河流域城市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陕北陕南文化产业的全面发展。

三是要积极引进重大文化产业项目落户陕西。发展要靠项目,文化产业大发展,同样需要大的项目支持。苏州经济的发展极大得益于此,最早的新加坡工业园区,到昆山台资企业,太仓德资企业。

目前国内各地在争项目上都已形成共识,陕西的项目争取要更多放眼境外,在引进项目上,把境外项目、境外企业、境外资金摆在优先考虑的位置。特别是基于文化渊源,日本、韩国对陕西的汉唐文化有强烈的认同感,因此,要基于这种文化认同感和向心力,积极引进日本、韩国的文化企业落户陕西。目前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正在抓紧推动,一定要早谋划、早布局,紧紧抓住这个最大的机遇。

四是深挖文化资源。与苏州相比,陕西的文化底蕴更深厚,文化资源更丰富,历史文化资源在全国具有至高性、唯一性,兵马俑、黄帝陵等一批历史文化标志性遗址;秦腔、陕北民歌、长安画派等一批在全国具有很高知名度的文化品牌;西安鼓乐、皮影、剪纸等一批世界和国家级非遗项目,文化是陕西最大的财富。在保护好这些宝贵资源的同时,要坚定通过市场化手段加强对这些文化资源的有序开发和高端转化,与此同时,要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是文化创新发展的重要制度保障。

五是积极培育具有全国影响力骨干民营文化企业。民营文化企业创新动力更强,发展速度更快,可恰恰民营文化企业是陕西发展最大的短板,数量不多,质量不高。

因此,一方面陕西要引进一批优质民营企业落户陕西;另一方面,陕西要培育一批本土民营文化上市企业,培育一批入围全国文化产业30强企业的民营企业。在培育壮大民营文化企业时,要学习苏州“清”“亲”的营商环境,在政策层面松绑,做到国有民营一视同仁;在资金层面帮扶,纾解文化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六是加大文化产业人才的培养。人才特别是高层次领军人才是文化产业最关键的要素资源。苏州这几年对人才问题高度重视,西交大,西工大相继落户苏州,苏大、苏科大在全国排名不断上升。

高校数量多,高校毕业人数多,是陕西加快发展最大的优势、最有力的自变量,但文化创意人才的培养不能满足于量的增加,要加强质的提升,因此,可以采取省内高校与欧美等文化创意产业发达的国家的文化创意院校联合办学的模式,为陕西的文化产业发展培养储备国际高端人才。

(作者覃彬系陕西赴江苏挂职干部,现任江苏省苏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