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社科联创建新型智库先进单位
  • 陕西(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 陕西省文化产业人才培训基地
  • 陕西省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运营机构
  • 陕西省首批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 陕西高校新型智库(首批)
后疫情时代互联网演艺发展的实践与思考
发布时间:2020-12-13 点击: 10 /次

时间:2020-12-03 来源:中国文化报

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传统演艺行业线下演出全部暂停,线上演出随之成为演出行业竞相绽放的舞台,各种“云剧场”“云演出”吸引了社会和媒体关注。北京演艺集团也推出“京演剧场”线上演出平台,努力打造一个“不打烊”的全天候网络剧场,目前总观众人次超过4亿,集团以及旗下各院团快手账号粉丝总量超过120万。总体来看,在疫情倒逼之下,传统演艺行业迈出了互联网演艺发展的第一步。

互联网演艺是什么

从实践来看,经过梳理,目前国内各类线上演出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传统剧场形态的演出。这种类型是将传统剧场镜框式演出资源直接搬到线上。演出资源或既有、或新创,或录播、或直播,或免费、或付费,或整场、或节选,如文化和旅游部“在线剧院”免费开放的文华奖和舞台艺术工程获奖剧目、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的演出,中国歌剧舞剧院、北京京剧院线上付费首演的音乐剧《一爱千年》、京剧《许云峰》等。

二是新的网络演艺样态演出。这种类型的演出是明确以互联网作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不带现场观众,主动打破传统剧场镜框式演出的观演关系。演出内容还是以传统节目内容为核心,但在表现方式上加入了导赏、台前幕后探秘内容,运用了快闪、特效合成等视频编辑手段,设置了打赏、弹幕等特有互动环节。如摩登天空推出的草莓音乐节线上付费直播、西安交响乐团的《华山之巅云海音乐会》。

三是基于艺术本体的宣传推广类长短视频。与第二种类型相比,这种类型也是明确以互联网作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但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演出,其主要特点是突出创意性,以长短视频的形式,通过艺术家的表演、介绍来展示艺术之美或进行艺术普及推广。如中央芭蕾舞团创意工作坊《向生命致敬》视频、北京演艺集团所属中国木偶艺术剧院“黑猫”系列、北京市曲剧团京味剧场系列短视频等。

实践发现,线上和线下、网络与剧场是两个不同的表演空间。笔者认为,真正的互联网演艺或者线上演艺,不是把线下剧场的演出光盘资源直接搬到线上,也不是传统剧场形态演出的网络直播化,而是明确以网络作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目标群体锁定的是线上观众,内容是建立在艺术本体基础之上,具有实时互动和广泛共享等特征的一种艺术表演方式。它主要具有以下三方面特点:

一是节目内容短小精深。当代文化日常消费已由读文时代、读图时代迅速转向读屏时代,碎片化、快餐式、短平快特点明显。受新媒体发展语境影响,互联网演艺不同于传统剧场动辄1小时以上的大体量创作思维模式,其内容特点是网感十足,具有鲜明的小、快、灵特点。高品质的互联网演艺作品还特别注重在制作上求“精”、在思想上求“深”。

二是艺术表现形式注重体验互动。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一个短视频主导、用户注意力资源稀缺的时代。观众可以在线下剧场安安静静看两个小时演出,但在线上看一个小时都非常困难。因此,互联网演艺大都通过设置导赏、探秘环节,运用快闪、特效合成等技术编辑手段,在打赏、弹幕基础上策划了吸引观众的互动环节,努力丰富艺术表现形式和表现手段,提高观众注意力。

三是技术传播强调变革求新。互联网演艺已经打破了线下传统镜框式剧场的观演关系。不管是线上直播、连麦互动、虚拟合成交互等新演艺模式探索,还是未来对VR技术、全息技术的运用,高品质的互联网演艺产品,除创意策划外,均呈现出摄录和视频编辑技术的高水平。这也是传统演艺业态和科技深度融合发展的需要,有利于提高传统演艺行业科技支撑水平。

5月20日“京演奇妙夜”线上直播,主持人周涛在和魔术师李宁互动。


目前存在的困惑和问题

当前,从行业对线上的讨论来看,互联网演艺发展还存在一些疑问,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疫情后线上还要不要做的问题。今年9月,中国文化报社组织举办了题为《后疫情时代的戏剧现场》的论坛。论坛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云戏剧”仅是疫情特殊时期的一种补救方式,舞台艺术最大的魅力就是现场感和互动性,它的生命孕育在舞台之上,不是所有的艺术都可以“云”。另外一种观点就是全媒体时代已经到来,我们不能继续沉浸在传统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不能错过向新时代全面转型的机遇。

二是做线上能不能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问题。受当前炙手可热的直播带货经济启发,行业内通过实践并在思考,当前或今后一段时间,能不能着眼新业态、新消费、新产业,把线上作为传统演艺行业一个新的营收工具,培育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更好地实现两效统一。

三是线上发展与线下剧场之间的关系问题。相比线下剧场演出,互联网超大的群体规模优势明显,但现阶段互联网演艺项目大多是免费的。行业内有人担心,吃惯了线上的“免费午餐”,会不会分流线下进剧场的观众,还有多少人愿意花钱走进剧场?

根据2020年《中国互联网络发展情况统计报告》,截至3月,我国网民规模9.04亿人,其中手机网民规模8.97亿人,占比超99%,网络受众呈现加速向移动互联网迁移的趋势。与网络文学诞生之初行业发生的热烈讨论一样,互联网演艺作为新生事物,也引发了行业的热议。如今,经过近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已经成为文学的重要一支,未来可能用不了20年,互联网演艺也将成为演艺的重要一支。

至于互联网演艺商业模式问题,以北京演艺集团为例,在开展线上直播演出过程中,积极探索了一些付费直播、直播带货、商业植入等营收方式。比如,北京民族乐团与酒仙网合作的线上民族音乐会《夏夜》,在演出中设置“茉莉花”红酒直播抽奖,增强节目互动的同时,也取得了一定的广告收入;北京演艺集团推出9.9元线上京剧名家唱段付费直播活动,销售3000余张票;在中国木偶艺术剧院演出直播中,提前预售木偶剧院VIP门票和卡券及有关文创产品销售,销售金额14万元;在北京市曲剧团端午节线上直播活动中,获得王致和、六必居等6家北京中华老字号企业支持,探索用文化赋能的理念,推动跨界融合发展。从行业实践整体情况来看,类似上述的线上付费营收演出还属个别现象。综合考虑线上演出技术成本等因素,笔者认为,当前规模性开展线上付费演出的时机还不成熟,线上发展还处在起步和探索阶段,观众线上演出消费习惯还有待培育养成,商业模式的建立还有待进一步探索。

至于线上与线下的关系,仍以北京演艺集团的项目为例,今年5月20日,集团推出“京演奇妙夜”线上直播,首席运营官周涛、青年歌唱演员阿云嘎等明星参加,演出线上总观看人数达1300万,人均观看时长17.21分钟,高于平台平均水平近10倍,同时在线高峰达10万以上。演出直播当天,分别在快手、抖音、腾讯、优酷、北京日报客户端、人民日报客户端等新媒体平台同步推出。目前,剧院对这些新媒体的特点和数据人群的分布还了解得太少。因此,现阶段发展线上的重要意义就在于要走到线上,主动去了解新媒体的载体特点和传播规律,提高自己的传播能力,同时要着手研究线上,探索发挥互联网所具备的超大群体规模优势,适时做好线下的流量转换,反哺院团的创作和人才队伍建设。

未来开展互联网演艺的思考

放眼5G时代,互联网演艺未来将发展成为演出的另一种重要形态,对进一步拓展和补充线下剧场演出形式、实现传统文化业态的再造提升具有重要意义。发展好互联网演艺,重点要做好以下三方面:

一是要更新思想观念。笔者认为,传统演艺行业对互联网的认识,不能再停留在过去简单作为一种宣传手段的水平。要主动顺应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发展趋势,把线上作为传统演艺行业转型发展的重要推手,立足加快推进文化供给侧改革要求,真正走到网络空间和网民群众中去,亲身感受互联网给当今文艺创作生产格局和人们审美需求、接受习惯带来的新变化,尽快改变单向创作和传播思维,加大对公众文化需求的回应力度,创新融入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时代元素,推动传统演艺行业解决创作上与市场脱节、产品结构与市场需求结构不对称的问题,满足广大群众多样化、个性化的文化生活需求。

二是要走差异化发展路线。网络与剧场终归是不同的表演空间。发展线上,既不能是简单的剧场思维,直接把线下的演出资源搬到线上,也不能是过于迎合互联网,迷失了自身的发展方向。必须始终坚持内容为王,坚持艺术普及提高,重点结合不同艺术门类,做好行业细分,加强线上差异化发展定位和长期规划布局,因团施策,因人制宜,努力开辟网络文化阵地,丰富网络文化供给,探索线上线下、剧场内外多种演出形式相结合,拓展传统演艺行业未来发展新空间,弘扬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三是要进一步解决专业化问题。发展线上,当前行业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现有的摄制团队、视频技术力量不足、专业性不够,导致我们的节目在舞台、调度和互动上“网感”不足,更多还是停留在传统镜框式舞台演出的概念中;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对新媒体的特点和传播规律了解不够,以快手、抖音为例,两个新媒体平台的定位和观众人群分布是不一样的。这些平台用什么算法来借助热点、制造话题、抓取流量,又是如何分发的,对这些专业的运作机制和策略,我们知之甚少。只有在通过实践积累解决这些专业技术问题之后,我们才可能去讨论如何更有效地用好新媒体、用好大数据、发展好互联网演艺。

(作者赵佳琛系北京演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