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陕西(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陕西省文化产业人才培训基地 长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 今天是
学术前沿
理论热点
实践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前沿 -> 实践前沿
2016年中国文化走出去发展报告
发布时间:2016-12-30  浏览次数:128 次  来源:长安文化产业研究中心
                  文明互鉴新景观
              ——2016年文化走出去发展报告
   文化影响力的根本特性在于“直指人心”,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目的在于使中国文化、中国模式、中国故事走进他国人民的内心世界,走进人类历史的深处。
   
   回望2016年,中国文化走出去在文学、戏曲、影视、出版、考古领域斩获颇丰:中国文学家屹立在世界文坛,捧得一座座国际大奖的奖杯;中国戏曲屹立于世界舞台,在诠释中国传统文化魅力的同时,还尝试着用中国话语讲述西方经典故事;中国影视从单个作品合拍的“借水行船”,到集结队伍的“组团出海”,一步步拓展着中国影像传播的世界版图;中国新闻出版单位海外布局规模初具,用带着纸墨香气的图书展现中国文化的亲和力;中国考古队的身影进入世界古代文明发源的核心区域,参与文明互鉴,彰显着我国正在迈向考古强国的坚定步伐……
   
   总而言之,探索多样的合作模式、借助丰富的内容形式、深入挖掘背后的文化精神,正成为当下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鲜明特点。
 
戏曲:走出国门唱响国际舞台
  
  国家京剧院的实验京剧《浮士德》前不久在意大利巡演时大受欢迎,他们的经典大戏《杨门女将》又到澳大利亚以国粹之美征服了当地观众……2016年,中国戏曲频频走出国门,唱响国际舞台。
  
   诸如青春版昆曲《牡丹亭》、豫剧《程婴救孤》、越剧《寇流兰与杜丽娘》等,在美、英等国剧院演出,在将中国戏曲的曼妙与华美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同时,也把中国传统文化中忠诚、守信等理念传播开去。为了适应国外观众的审美需求,主创对传统经典进行了适度的调整。比如,国家京剧院在赴澳大利亚演出时,对《杨门女将》删繁就简,将演出控制在两个小时内。这种因地制宜的举措拉近了国外观众与中国戏曲的心理距离。用中国戏曲演绎外国名剧或名著,可谓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大亮点。国家京剧院的实验京剧《浮士德》,对歌德的名著做了中国化的演绎。去年在意大利演出大获好评。今年11月,该剧又赴意巡演,仍反响热烈。湖南省湘昆剧院的昆曲版《罗密欧与朱丽叶》8月赴英参加爱丁堡边缘艺术节,用中国传统戏曲的形式演绎西方人耳熟能详的戏剧故事,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英国观众对该剧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演出上座率有八成以上。这种运用传统艺术手法呈现西方经典的做法,可谓“以中国话语讲述世界故事”的有益尝试,有效提升了外国观众对中国戏曲的欣赏层次。
 
文学:以中国故事丰富世界文学的面貌
  
   中国文化走出去,文学应当先行。2016年,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保持着持续活跃的态势:中国作家与世界对话的自觉、自信和能力大为提高;中国当代文学也以独特的魅力,参与和丰富着世界文学的面貌,改变甚至塑造着世界文学的格局。
  
  尤其是4月4日,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上,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荣获2016年度“国际安徒生奖”,成为我国首位获此殊荣的作家。“我的成功要归功于中国这块土地赋予作家的无穷灵感。”曹文轩说,中国故事是这个世界上非常难得的故事。当中国作家在讲中国故事的时候,也必须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去思考人类存在的基本状态。一个中国故事,一个全人类的主题,两者的结合,将引 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我们亦不能忽略文学先天的不足,即语言文字造成的翻译之难。所以,中国当代文学的对外译介工作在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中饰演着重要角色。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中国当代文学精品译介工程和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作品翻译工程,向优秀作品的译介提供资助;主办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文学翻译家工作坊和国际写作营,参与主办中外文学翻译研修班,进一步加强与各国翻译家、汉学家的联系与合作;《人民文学》杂志相继推出英、德、意、法、俄、日等外文版,成为向世界各国推介中国文学的重要窗口……通过对外译介,中国文学与外面的世界产生了越来越深的关联。
 
影视:“组团出海”开创走出去新模式
   
   以往国产电影多是单个作品漂洋过海,这种单打独斗的模式使海外销售处于不规则状态。2016年,电影产业在“普天同映”电影全球发行平台的助推下,逐渐打开了以集群姿态“组团出海”的局面。今年4月,华人文化成立华人影业,依托强大的资本背景、专业的团队,在全球范围开拓院线、音像、互联网和电视播映等多渠道、多层次市场,至今已在十多个国家拓展出20余条院线的直接排片渠道,并深入各地探寻宣发资源,逐步建立宣发体系,尝试了《陆垚知马俐》《盗墓笔记》《一句顶一万句》《28岁未成年》等多部影片的海外发行推广。
   
    2016年的国产电视剧“走出去”也捷报频频。现实题材电视剧《父母爱情》的阿拉伯语配音版在埃及创下收视新高;历史剧《芈月传》还未播出,版权就卖到了韩国、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甚至还远销北美地区;暑期档的偶像剧《微微一笑很倾城》在越南视频网站播出时,播放量一度居排行榜榜首……以往多是中国观众追看韩剧、日剧、美剧,如今风水轮流转,越来越多的外国观众开始为中国电视剧作品着迷,使电视剧创作者不由地产生了一种扬眉吐气的自豪之感。

考古:从考古“大国”向“强国”迈进
 
 2006年,一支中国考古队出现在越南的遗址上,落下了中国考古学界“走出国门第一铲”。自那以后,中国考古学界注重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沟通,关注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学术研究动态,跨越国界来思考人类历史文化发展的脉络。十年后的2016年,中国考古学界有约70个国际合作项目,包括调查、研究、合作发掘等各种形式,走出国门的境外考古已不再罕见。
    
  2016年5月,在郑州召开的首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吸引了十余个国家的几十位学者参与讨论,大家一致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考古大国”。对其他古代文明的考古探索,是检验现代中国考古理念和技术的试金石,是展示中国考古实力的大舞台。如今,从非洲肯尼亚海滨,到蒙古高原的草原;从古丝绸之路上的中亚古城,到中美洲丛林中失落的玛雅文明古城;还有印度、孟加拉、柬埔寨等国的宗教寺庙和遗址,都留下了中国考古人坚实的足迹和勤奋的汗水。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指出,通过开展境外考古项目,不仅能够推动我国在相关领域的学术科研工作,而且更重要的是为“一带一路”提供坚实的学术支撑。
 
出版:以书为媒,让世界了解中国
 
    2016年,中国图书的世界影响日益突出,中国出版机构的国际传播能力显著提升。从南亚次大陆到西伯利亚高原,从太平洋西岸到巴尔干半岛,中国图书的身影随处可见。这些“走出去”的中国图书,既有经典名著,也不乏当代佳作,既展现了古老中国的历史文化,也关注现代中国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近日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最近10年来,出版物版权和实物贸易的逆差已经从7.2∶1缩小到1.6∶1,图书版权输出增长5.58倍,对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版权输出更是增长了18.4倍。以书为媒,海外读者可以更加了解当代中国的发展进步,也更能理解中国人的价值观念和中国老百姓的现实生活。
  
  在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丝路书香工程、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等工程的支持下,印地语版《论语译注》、俄语版《牡丹亭》、西班牙语版《理解中国》丛书等一批图书在2016年走出国门,将一个更加全面、真实、立体的中国呈现在世界面前。
  
   今年,在波兰华沙,中国外文局建立起全球首个“中国图书中心”;在乌兰巴托,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设立了中国主题图书翻译出版中心;在圣地亚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有了一家智利分社……目前,中国新闻出版单位已经在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投资或设立了400余家分支机构,海外布局规模初具,本土化发展渐成趋势,让中国图书“走出去”有了更为丰富的渠道。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长安文化产业研究中心 电话:029-82334641 E-mail:chdjin@126.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南二环路中段长安大学418信箱,710064